歸國人才眼中的“協同創新”⑤ | 誠信機制是協同背后的真正基石

發布時間:2019-07-19

去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指出,支持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并將其上升為國家戰略,而長三角高質量一體化發展離不開高水平的區域科技協同創新。

在從世界各國回來的專家學者眼里,有哪些發達地區協同創新經驗,能為推動長三角科技協同創新工作提供借鑒和啟發?

以東京都為核心的日本“東京都市圈”,從傳統工業城市群逐步轉變為特大型都市經濟圈,形成了制造業基地、金融中心、信息中心、航運中心、科研和文化教育中心及人才高地,產業要素整合及集群創新輻射力不斷強化。在科睿唯安(Clarivate Analytics,前湯森路透)遴選出的2018—2019年度全球創新百強企業與機構榜單中,日本再次以39家企業入圍并高居榜首。而在6年前的麥肯錫2013發布的研究報告中,羅列了有望改變生活、商業和全球經濟的12大新興顛覆技術,日本在其中的所有技術領域中排名世界前三,讓世界刮目相看。

日本全方位的創新能力從何而來?明博醫藥技術開發(上海)有限公司總經理馬明畢業于東京醫科齒科大學,他在日本留學和工作時間長達16年之間,對日本的協同創新體系進行了深入的觀察和思考。令馬明印象最深的是日本社會非常成熟的“誠信體系”。馬明說,在日本社會中,一旦出現污點就是毀滅性的,所以任何人都不敢觸碰紅線,大家都是齊心做好手頭的工作,自然而然形成了一個協同創新的優良環境。 

教授和企業關系密切且都很自律

馬明在獲得博士學位后,順利地進入了日本著名的上市公司養樂多株式會社的總部工作,在工作過程中,他發現了一些不同尋常的事情。比如:日本的大學與中小企業的關系特別密切,很小的企業都和大學里某個教授有合作關系,基本是各個大學內部的研究所支撐著這些企業的技術發展,這些企業包括保健品企業、化妝品企業等。但是這些教授并不在這些企業中占據股份,獲得的報酬也是可以忽略不計的,他們似乎只是想找個企業進行科技成果的轉化。就是在沒有任何利益關系的情況下,他們的關系居然能夠持續下去。

后來馬明總結了這個匪夷所思的現象背后的原因,那就是日本教授的社會地位和收入非常高,他們沒有很大的經濟壓力,就是全身心地從事自己熱愛的研發工作,不會跨界到企業經營領域去。他們不擔心自己的知識產權被侵犯被盜取,把自己拋開,因為日本有著完善的誠信體系,一旦出現誠信問題,對于個人和企業來說都是毀滅性的。他舉例說,比如2015年著名的小保方晴子造假事件,最后小保方晴子被開除,她的導師承受不了輿論壓力,自殺身亡;曾經有個餐館出現了食物中毒事件,4個人拉肚子,結果,老板被終生禁止從事飲食行業了。

“所以這就形成了日本社會協同創新的獨特現象,那就是幾乎所有人都非常自律。教授們不會獅子大開口影響自己的形象和聲譽,企業也不會越界,在一個嚴格的法律框架中,兩者互相信任度非常高。”馬明說。

而在中國侵權的成本太低了,馬明嘆氣道:“我創業10年,為了侵權就打了好幾次官司。有一次是企業的一位高管帶著企業技術秘密出去自己辦公司了,最后自己的侵權官司打贏了,但是只追回來20多萬元,連律師費都不夠,只賺了個名氣和面子。國內法院要讓我們自己舉證損失,我們很疑惑,因為不知道侵權者拿著利用我們的技術獲得了多少收益,也不知道侵權者的財務情況。另外,如果被侵犯的是一個很有前景的市場項目,雖然看上去損失不大,但是未來可能有上億的銷售額;但是目前國內法院不會按照這個專利的未來價值進行損失認定。”

每個市場環節都不允許暴利出現

相比較中國企業和日本企業的發展策略,馬明表示,這其中有著非常大的差別:中國的企業特別渴望去做全產業鏈,希望通吃上游和下游,可是最后就是失敗。而日本的中小企業的野心都不是太大,他們往往會將自己的細分領域做到極致,但是在協同創新中,他們往往可以取得意料不到的效果。

在國內創辦企業后,馬明對背后的原因有了深入的思考:“中國企業為什么那么熱衷做全產業鏈?這是因為我們的市場缺乏信任機制。前端的原料企業如果覺得你的盈利好、銷售旺,就會漲價;后端的采購企業也會莫名其妙地壓低價格,有被卡脖子的巨大風險。但是盲目做大做全,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就會被削弱。所以企業經常處于風雨飄搖的狀態,結果產業鏈的各大企業不是共贏,是處于一種緊張害怕的狀態中。而反觀日本,從生產到市場每個環節有不成文的盈利比例,不允許出現暴利的局面。比如第一級經銷商只允許賺15%,這樣就保證了整個產業鏈上利潤是均衡的。要知道沒有人愿意將自己的商品委托給壟斷的經銷商進行銷售,因為被壟斷后企業根本無法贏利。”

馬明說,所以你會發現,在東京有很多小公司,只有幾個員工,但是一般大公司不會收購它們,而是很多年委托他們加工或者制作同一個產品。這些小公司可以接到大企業的固定訂單,為大企業提供配套產品,非常安心地運行著,努力把產品質量做到極致,他們不會擔心被壓價,當然也不會隨意漲價。

馬明建議,國家要規范市場和流通環節的利潤均衡,在國內形成一個比較良性的營商環境,讓更多中小企業有生存的空間。

協同創新不可急功近利和過度追責

如果觀察社會上的成功企業,一定是先做事情、后講利益,但是目前在中國成果轉化的過程中卻充斥著急功近利的氛圍。“如果大家一起拼命做,做成了都有利益,那是多贏;可是現在市場上都很急功近利,忘記了初心。教授心態不好,只是想讓自己的成果賣個高價;企業心態也不好,只看重對短期利益有關的科技成果。雙方經常是互相設防,互相不信任,所以社會交易成本就大大提高。這也是中國科技成果轉化效率低的重要原因。而背后真正的根源是誠信體系建設缺乏和缺位,這是目前亟需解決的問題。”馬明說。

國內對于成果轉化的過度追責也是影響協同創新的重要原因。“今天假如科研人員以5萬元從大學里轉讓給企業某個專利,對方拿到專利后,過兩年,進行轉化后,生產效益很好,這就涉嫌國有資產流失了。很多人會問,明明是1000萬的價值,當時為什么估值是5萬,是不是有貓膩,就開始追責了。校長和專利申請人都要承擔責任,這樣的氛圍嚇得大家都不敢動。”馬明說,“但是很多人不知道,專利轉化的不確定性很高,有些企業拿了高校的專利形成了產品,整個過程投入幾百萬,事先也不知道最后能不能成功,企業自身也承擔了很大的風險。而大學所承擔的風險反而很低,因為專利轉化的產品進入市場的風險,高校都不用承受,所以沒有必要對科研人員進行追責。”

馬明建議相關部門對于專利轉化一定要給予寬容的態度,鼓勵科研人員把科技成果轉化為生產力,切不可不停追責,給科研人員帶來很大的精神壓力,挫傷其積極性。

(來源:上海科技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