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國人才眼中的“協同創新”④:成功的背后是標準化的社會協同

發布時間:2019-07-18

去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指出,支持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并將其上升為國家戰略,而長三角高質量一體化發展離不開高水平的區域科技協同創新。

在從世界各國回來的專家學者眼里,有哪些發達地區協同創新經驗,能為推動長三角科技協同創新工作提供借鑒和啟發?

德國的制造業聞名全球,各類高科技企業一直處于百花齊放的狀態,數量大、門類全。化工行業的巴斯夫、拜耳,航空業的漢莎航空,電子制造業的博世、西門子、歐司朗,汽車業的寶馬、奔馳、保時捷、大眾、奧迪、邁巴赫,衛浴行業的科勒,廚房行業的菲仕樂、雙立人等都是世界聞名的品牌,而且各大企業之間幾乎沒有惡性競爭事件的發生,整個德國的創新體系一直處于有條不紊的協同發展狀態。2018年德國的GDP排名全球第四。

上海市浦東新區歸國留學人員聯合會會長程東當年辭去同濟大學的教職,留德10年,回國后在浦東張江科學城創新創業,從事大健康產業,并積極推動中德文化和科技交流,引進德國先進的科技和管理模式。在程東看來,德國的協同創新是一道非常獨特的風景線:這里秩序井然,科研人員、企業、普通勞動者都在一種通用化、標準化的設計中從事著高科技工作,他們共同努力,讓社會財富達到最大化。

社會組織的作用空前強大

事實上,德國的發展也曾經歷過產業的轉型。程東介紹說,在上世紀70年代之前,德國的產業布局偏向于鋼鐵和能源,后來污染嚴重,開始轉型,走向了高科技創新引領經濟發展的道路。德國政府并不是一個強勢政府,他們通過財政和稅收杠桿,通過政府補貼的方式,鼓勵企業家創辦高科技企業。

在實際運行中,讓程東印象最深的是德國的大量社會組織在社會運行中的巨大作用,這是德國推行協同創新做的比較成功的重要原因。

“你很難想象連接德國眾多企業的只有兩個商會:一個是中小企業聯合會(ZDH);另一個是工商總會(DIHK),它有82個獨立的德國工商會(IHK)。德國政府規定小商業和手工業等企業要加入中小企業聯合會,其他企業要加入德國工商會。而且這兩個商會都規定企業必須要交會費,商會內部有一套誠信機制和自治模式,商會會對企業之間的關系和矛盾進行協調,避免惡性競爭。德國工商總會代表300萬家德國企業,它在全球設有50多個代表處(AHK)。中國的北京、上海、廣州、香港和臺北等城市都有德國工商總會的代表處,它們就是代表德國政府和德國工商總會服務德國企業在中國拓展和經營職責,同時也為中國企業到德國投資和商務提供咨詢服務。”程東說。

這些商會不僅僅是企業界的聯合組織,還開展各類專業培訓,發放各種資質證書,而且這些證書在整個德國都有通用性和權威性。程東在德國學習和實習期間曾經在德國斯圖加特工商會培訓和考試獲得國家軟件系統工程師證書,這個培訓是以某公司項目功能分析、系統設計、軟件編程等實操為主,證書的含金量很高。在程東后來的德國公司求職過程中,這個證書所起到的作用比他的研究生文憑還大。程東認為,德國的社會組織在企業的協調中發揮作用,人們可以不依賴政府開展跨區域的各種資源對接和關系協調工作,利用社會組織進行信用背書和聯合創新。他建議,中國的社會組織,如科協組織在協調高校、企業和人才方面需要深入研究,搭建橋梁,促進跨區域協同創新。

二元教育體系奠定人才基礎

德國主導職業教育為二元制。程東介紹說,在這種模式下,學校與企業各為“一元”。傳統“學徒”培訓方式結合現代職教理念,形成學校與企業合作辦學的職教模式。

校企二元制采用國家開辦的職業學校與私營企業合作辦學的方式,企業在二元制職業教育中占主導地位。學生先與企業簽訂學徒合同,根據職業到相應的職業學校學習。以學生身份在學校接受文化基礎和專業理論教育,并以“學徒”身份在企業的生產崗位和培訓中心接受職業技能與相關工藝知識培訓。相應地,學生成績考核分為書面的專業知識考核與實際操作的實踐技能考核,合格者得到國家承認的崗位資格證書,成為該工位上的合格技工。

德國高校與企業的關系也相當密切,企業是學校生存的依靠、發展的源泉;學校則是企業發展的人才庫、技術革新的思想庫。這一關系在應用技術大學體現得尤其明顯。應用技術大學一般建在著名大企業的周圍,開設的專業適應鄰近企業的需求,并根據企業產品結構調整和轉型作相應的調整和補充。德國大型企業一般都設有實訓生產崗位和企業培訓中心,中小型企業則提供實際的生產崗位,為實踐教學提供切實可靠的保障。企業界常年為大學生提供實習基地,并且負責實習生的培訓與考核。學生可以利用企業的資料和工作實踐做畢業論文。接受大學實習生的企業一旦被工商行會認證為專業培訓機構,還可享受減免稅收政策。

“這樣的模式就使得德國無論在前期研發,還是在后期制造的各個端口,都擁有充足的人才儲備,在大部分的創新領域中都可以有不俗的表現。”程東說,而反觀國內,還是過度強調重點大學中人才的能力,沒有給予技能人才應有的地位和評價。

另外,在德國還有一個很好的機制,那就是企業的員工每年都可以申請帶薪培訓。程東表示,一般企業都允許員工參加與業務相關的培訓,員工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去選擇參加各種培訓。這種定期充電的模式可以讓所有員工緊跟技術前沿,快速更新現有的知識體系,始終保持創新的能力。

標準化和均衡化是協同成功的重要原因

在德國,如果你仔細觀察,會發現德國的大學畢業生畢業到企業就業,或者職工跳槽去其他企業都沒有適應期,特別容易上手。程東說,協同創新的背后是一種標準化的模式,不管是產品零部件還是人力資源,如果沒有達到通用化和標準化,就無法進行協同。

程東說,德國作為國際標準化的領跑者,利用標準化加強推動工業經濟發展、社會綜合治理,所取得的持續性成效是全世界都公認的。

德國標準化學會(DIN)是德國最大的具有廣泛代表性的公益性標準化民間機構,成立于1917年;以后又合并其他一些標準機構,成為德國工業標準委員會(NDI)。該委員會鑒于其標準化活動早已超越了工業領域,1926年11月6日就改名為德國標準委員會(DNA)。由于德國對標準化的苛求,從而打造了德國工業“核心技術 + 嚴謹質量”的企業管理模式,確立了“德國制造”的核心競爭力。在人力資源方面,德國也推廣標準化的人才考評體系,通過這種考評機制將高校和企業緊密聯系在一起。

德國的教育資源非常均衡,每座大中城市都有幾所高水平的大學。德國人無論去哪個城市,都可以沒有心理負擔地從事自己喜歡的工作。程東說,這可以讓人才有序流動,也是德國可以進行大規模協同創新的深層次原因之一。

對于長三角的協同創新,程東給出的建議是:分門別類地整合長三角各地區的教育資源和企業資源,建立長三角地區統一的人才標準體系、培訓體系和評價體系,提升區域人力資源的通用性和實用性,為區域協同創新創造標準人才資源。可以參照德國模式,完善關于大學生實習的標準化制度,彌補大學生實踐經驗不足劣勢,提高其就業率;并且明確實習不僅是特定專業教學的延續,更是高校基礎教育體系的一部分。其次是構建企業接納大學生實習的有效激勵和約束機制,將接納大學生實習和實踐納入企業及有關部門社會責任的必要組成部分,并提供相關政策和經費支持。再次,加強和促進高校與政府、企業和社會在對大學生實習的服務、指導和管理方面的合作,為大學生們搭建一個穩定、寬廣的實習環境。

(來源:上海科技報)

分享到: